苏黎世大学MAS毕业生分享瑞士留学感想
来源: | 作者:daruicun | 发布时间: 2023-05-16 | 311 次浏览 | 分享到:
苏黎世大学欧中商业管理毕业生的瑞士留学感悟

我是苏黎世大学MAS-ECBM (2019/20)学生贺锴欣。现在在湖北经济学院工作。我与瑞士的第一次结缘是18岁的生日,我的父亲在那天送了我一把黑色的瑞士军刀作为成人礼,那把刀做工精湛,设计精心,直到现在都锋利无比。从那时开始我就对瑞士充满了向往,我不仅梦想去往雄伟的阿尔卑斯山脉;也期待去往这个安宁的永久中立国体验高水品的生活;还希望好好利用瑞士的申根签证游览古老神秘的欧洲。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自己有可能前往殿堂级大学苏黎世大学学习,于是我用尽全力认真准备,最终获得了宝贵的学习机会,获得offer的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从我到达苏黎世国际机场的那天起,我就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瑞士的风景,城市和人,可以让任何一个深处其中的人心静下来,苏黎世缓慢流淌的利马特河,伯尔尼高原巍峨雪山间浮动的云都能让你用心感受这里的美。


瑞士山水甲天下,我想这个评价对于去过瑞士的人是不争的事实。春季漫步于湖边、秋季流连于山野、夏季远足到林间、冬日沉醉于皑皑雪山。在UZH你可以遇到形形色色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可以参加没有尽头的活动。就算你对这些都厌倦了,你也可以任意挥霍其位于欧洲中心的便利,在欧洲肆意游玩。仿佛对于在瑞士读书的学生来说,利用周末空闲,去德国买个菜、去米兰逛个展、去巴黎购物成了家常便饭(瑞士坐落于德、法、意、奥四国之间)。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读书是非常幸福的事情,每当学习累了,走到利马特河或者是苏黎世湖,跟朋友一边闲聊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逐渐变成了我习以为常的减压方式。生活学习在瑞士玩乐自然不必多说,但是玩乐有时候更多是为了在空暇时放松一下自己为了应对数目繁多的论文deadline紧绷神经,毕竟身为留学生,学习还是第一要务。



我想UZH的学风秉承了瑞士人的文化:极致的严谨。这要追溯这个国家的历史,由于先天自然资源的匮乏,工业革命之前,瑞士其实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山区小国,人们在极寒的雪山上生存,锻炼了坚毅的民族性格,那时候很多瑞士人为了生计为邻国提供武力集团援助,是以不怕死而闻名欧洲的。但是工业革命后,瑞士早早就开始发展了精密加工产业和金融产业,再加上自己永久中立国的身份,多语言的文化基础(瑞士官方语言为: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罗曼什语,苏黎世为德语区)摇身变成了最受国际组织、全球会议、投资者钟爱的理想国,是很多人眼中富甲一方的沃土。直到现在,山区艰苦朴素的奋斗精神依然影响着瑞士人民,做事情极其认真靠谱。假如你在这个国家生活过,我想你一定能感受到这一点。例如,在当地的交通体系内,铁路、电车、巴士、轮船,可以做到无缝衔接,构成一张精密运转的网络,境内换乘所等待的时间甚至不会超过五分钟,准点率可以精确到一分钟之内。在这样的国家生活,一方面感受到非常贴心和踏实,另一方面也难免会感受到压力,因为神经紧绷的瑞士人也会影响到你。这一点也反应在包括教学在内的方方面面。


UZH教学极为严格,用实际行动教会了我努力不一定成功的道理。我身边有不少同学,包括我自己苦苦学习可能还是难免挂科,有时候刷刷朋友圈,看到英美同学秀着A、秀着课题经费、秀着大厂实习offer,而我们还在为及格、论文、毕业不停奔波,说实话这种落差还是有的。不过转念又一想,身为校友的爱因斯坦曾经也面临着同样的烦恼,多少会释然很多。UZH严谨的教学和考核孕育了高质量的课程以及高质量的毕业生。教授们真的是把教学当做自己的事情来看待,而并非一份工作。我上的很多课程,覆盖的不仅仅是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经典,更多是几个月前甚至是几周前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同样一门课国内大学可能会讲的是牛津做了什么、剑桥做了什么、加州理工又做了什么,而在UZH,我听到最多的就是,我做了什么,我的课题组做了什么,我的同事做了什么。教授尝试教授我们的是,这个世界还需要什么?我们接下来打算为此做些什么?试问任何一个一心问学的学子在听到这样肺腑之言之时怎么还能不为之动容。



如果说英美大学的治学思路是举全国之力打造少数精英大学,那么欧洲大学的治学思路就有点剑走偏锋的意思了。欧洲顶尖大学的治学风格似乎更加符合中世纪各个流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风格,各领域的大师分布在了不同大学的不同实验室。这样看来,工业革命发生在欧洲大陆或许是必然,地理上的隔绝在避免学术近亲繁殖的同时,促进了各个流派的独立发展,为现代科学创造了蓬勃发展的客观条件。


UZH或许是放眼欧洲最好地继承了这个特点的院校之一了,在保留院校核心教授的同时,聘请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教授来授课。牛津的教授擅长产业管理、ETH的教授擅长货币经济学、南加州的教授擅长创新设计,那就都借来用一用,集大家之所长。我所学习的专业是商业管理,实战性很强,经常有欧洲企业的CEO或者高管来学校对我们进行经验分享,我们甚至有机会前往施华洛世奇的总部和艾美表的总部进行参观和交流。


我在苏黎世州上学,在伯尔尼州的因特拉肯实习,一个现代,一个古老。研究生期间我以瑞士为起点游玩了十多个欧洲国家,但是每次结束旅行后,还是觉得最喜欢瑞士,最想回到苏黎世,回到伯尔尼,漫步在古老的街区,打开窗户见证山峦的春、夏、秋、冬。